蜜瓜包和乌冬面

『独他极力上前 争得你一席并肩』

叫奶茶茶是大魔王👀

结婚是我最出色的崽崽【骄傲】

【程光】做噩梦请不要打扰室友睡觉

*是暧昧期

*就是很想看救赎的老套剧情()





***


程小时被一声震耳欲聋的炸雷惊醒,他坐在床上喘息了片刻,才觉得心脏跳的没那么厉害。


凌晨三点二十七,锁屏上这么显示。


程小时看着因为自动息屏而变得黑暗的手机屏幕,眼里的亮光也跟着暗淡消失,他眯了眯眼睛,觉得头痛欲裂。


他刚做了一个噩梦。


有关Emma的。


他无数次地梦到那天的场景,遍体鳞伤的女孩流着眼泪站在大桥边缘,她的背后是阳光也穿不透的黑暗,扼住喉咙的窒息感让人喘不上气。


后来朝阳在她身后缓缓升起,仿佛象征着破茧成蝶的新生,她看着程小时的眼睛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里面充斥着活力和温柔。


以及希望。


然而最后她还是没能活下来。


Emma是一切的开始,也是程小时永远的心结,时至今日他还是没能彻底从自己的错误里走出来,也无法摆脱一直纠缠他的阴影。


他就这样不分白天黑夜地折磨自己,别人只看得到他嘻嘻哈哈插科打诨,没心没肺的欠揍样子,却不知道每一个夜里他都遭受着良心的谴责,一次又一次地从噩梦中醒来,又不得不背负着这些开始新的一天。


乔苓总吐槽他黑眼圈重,是不是又熬夜打游戏,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个中缘由。


程小时呼出一口气,用手背抹去额头上的一层薄汗,艰难地咽了下口水润了润发干的嗓子,他蹑手蹑脚地爬了起来,决定找点水喝。


床边只剩下一双拖鞋了。


程小时的大脑还未完全清醒,他愣了愣,然后猛地站了起来,后脑勺直接磕在了床沿上,砰地一声巨响,在黑夜里尤为明显。


他跌回床上抱着脑袋龇牙咧嘴了半天才缓过来,还恍惚的神志在这一刻瞬间清醒,就是代价有点太大了。


他赶紧起身穿上拖鞋,扒着床沿往上铺看了看,没人。


陆光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


程小时不知道自己是睡得太死还是雨下的太大,居然一点儿声音也没听到,他摸着下巴沉思了一会儿,开始考虑陆光是否有梦游的可能性。


头又开始疼了。


程小时在床上摸了摸,找到手机打开了手电筒,借着亮光下了楼,客厅黑漆漆的,白光四处晃了晃,照到了柜子上的水壶。


两杯凉水下肚,程小时才觉得快要冒火的嗓子好了一点,正准备回去睡觉,却看到大门开了条小小的缝。


他记得是陆光是最后上的楼,按照陆光的谨慎性格,不至于连门都不关。


程小时立刻警觉起来。


别是有人趁着月黑风高溜进来了。


程小时在桌子上摸索了一会儿,摸到了一个烟灰缸,他拿在手里掂了掂,分量不轻,全力砸过去怕是会脑损伤。


他悄悄地一步一步挪到门口,眯着眼睛从门缝里往外看,发现有个人一动不动地坐在台阶上,而且背影还很眼熟。


“……陆光?”


陆光扭过头,发现程小时站在他身后,手里还拿着个烟灰缸。


“你拿烟灰缸干什么?”


“啊?”程小时愣了一下,赶紧把武器往背后藏了藏,“没什么没什么,不是你这大半夜的不睡觉,在这儿思考人生呢?”


陆光看了他一眼,伸出手去接房檐边缘落下来的雨水:“吹吹风。”


程小时一屁股坐了下来,借着路灯,他看见陆光的头发已经湿成一绺一绺的了,短袖也紧紧贴在身上,他看着搭档安静的侧脸,有点摸不准对方在想什么。


“怎么了这是?很少见到你这样。”


陆光垂下眼睑,睫毛轻轻颤了颤,声音有些低哑:“没什么,失眠而已。”


程小时没忍住笑出了声:“稀奇,你居然还会失眠?”


“稀奇吗?”陆光还是那副波澜不惊的表情,搞得程小时的眉毛都拧了起来。


不对劲,这太不对劲了,陆光平时不是这样的。


“陆光,你到底怎么了?”


陆光沉默了,过了好大一会儿才开口:“做了噩梦而已。你赶紧睡觉吧。”


“我不困,”程小时拍了拍陆光被雨淋湿的肩膀,“其实我也做噩梦了,就刚才。”


陆光闻言瞥了他一眼,声音还是那么冷静自持:“我知道。”


“你、你知道?”


“我知道。”陆光又重复了一遍,“你说梦话了。就刚才。”


程小时有点儿懵:“我说什么了?”


“‘对不起,Emma。都是我的错。’”






***


下雨的时候风格外大,程小时的衣服被频繁偏离轨道的雨水打湿了,黏在身上又冰又冷,他捻了捻额前湿透的碎发,牙齿不自觉的咬了下嘴唇。


“那什么……吵到你了?”


陆光没说话。


“不好意思哈,”程小时干笑着摸了摸后脑勺,“这两天白天事儿多,夜里爱胡思乱想,您老人家大人有大量,别放在心……”


“程小时。”陆光突然出声打断他。


程小时张了张嘴。


“我没怪你。”陆光叹了口气,“我只是觉得对不起你,把扯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里来。”


“不……”程小时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陆光,这不像你……”


“这也不像你。”陆光忽然转了过来,直直地望进程小时的眸中,“你这样到底多久了?”


是从Emma出事后一直都这样吗?


每天都这样吗?


每个晚上都在被噩梦纠缠吗?


陆光不敢想。


他知道这是程小时的心结,也知道程小时没那么快走出来,哪怕他告诉过程小时死亡是无法跨越的重要节点,Emma的死是注定的,如果她活着,后面的事情就无法推动或者会偏离原来的发展进程,和蝴蝶效应一样。


所以程小时没有错。


只是程小时仍然觉得是自己自作主张发的消息害死了那个年轻的女孩,他恨自己冲动,感情用事,不够理智,他也问过陆光,如果当时是陆光进入照片,事情会不会不一样。


陆光看着泪眼朦胧悲痛欲绝的黑发青年,没说什么,他伸手把人揽进怀里,感受着对方身体的颤动和耳边传来的压抑哭腔,心里五味杂陈。


从最开始接到委托,陆光一直扮演着旁观者的角色,他要做的只是传达指示,他没有进入角色,所以无法彻底感知程小时作为照片里的那些人当时的心情,他虽然能共情,但他归根结底不是画中人。


程小时背负的实在是太多了。


外人可能会觉得程小时不够理智,总是自作主张不考虑后果,无法胜任这份工作,可是如果换做是他们,大概也会像程小时这样吧。


毕竟是有七情六欲的人,又不是机器,怎么可能做到完全无动于衷,完全理智,完全不掺杂任何私人感情。


程小时没有错。






***


“程小时,你看着我。”


程小时闭了闭眼睛,然后吐出一口气,语气里满是自嘲和挫败:“你别逼我了。”


陆光静静地看着他。


程小时揉乱了自己的头发,低着头半天不吭声,再抬起头的时候眼里亮晶晶的。


“你知道吗陆光,”程小时笑了笑,“其实不止Emma,还有陆鸿斌,刘萌,陈潇的妈妈,徐姗姗……”


“徐姗姗还活着。”


“还有你。”程小时完全不在意陆光纠正他,“你差点就死了。”


陆光皱了皱眉:“你为什么把这件事也揽到自己身上……”


Emma是扎在程小时心脏上的一把刀,伤口又宽又深,而其他人则是附近裂开的缝隙。


一石激起千层浪。


“我让很多人都身处险境,你说,我不会是扫把转世吧?”


程小时突然笑了起来,笑声越来越大,最后戛然而止。


“陆光……”


这句话的声音带了哭腔。


“我对不起你们,真的,都怪我,都怪我……”


“程小时你看着我。”陆光伸出手按住程小时的后脑勺,硬生生地把他的头转了过来,“没有人说过怪你,Emma也不会怪你的,你已经尽力了。”


“可是……”


“没有可是,”陆光的声音坚定又决绝,他用指关节蹭去程小时眼角的泪,对方眼眸中遮掩不住的难过得他心脏一抽一抽地疼,“我们都是有血有肉的人,都有自己的感情,我知道有的时候共情能力太强也是缺点,但这并不妨碍你完成委托,你看予夏和林贞,还有豆豆,这不都是因为你的努力才成就的美好吗?”


“程小时,如果你还当我是你的搭档,那你就连我也一起怪吧,毕竟是我让你去的,我也有错,我不该把你一个人丢在那么痛苦的回忆里,以后我会做你的倾听者,和你一同分担。所以答应我,别再自责了,好吗?”


程小时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这么久了他的压力一直得不到释放,而他也不会把自己心里所想轻易告诉任何人,环境因素导致他在成长的过程中也把自己的心封存了起来。他脆弱的一面只给乔苓看过,陆光还记得女孩跟自己描绘程小时父母的事,以及那个哭的惨兮兮的小男孩。


女孩神色哀伤,眼里是止不住的心疼。程小时之于她更像是家人,是顽皮捣蛋的弟弟,偶尔拌嘴吵闹却不伤及感情,也会在未来成长为一个能独当一面的男子汉,虽然这个过程可能很漫长,但乔苓愿意等待。


陆光同样也愿意。


他有时候在想,如果能再早一点遇到程小时就好了。


他想参与他的全部生活。过去,现在,以及未来。






***


程小时眨巴了两下眼睛,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陆光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说了什么,一向脸皮薄的青年瞬间面上发烧,连耳朵都热乎乎的,他飞速撤回手,支起胳膊挡住了脸:“你该睡了。”


“陆光……”程小时凑了过去,伸出手握住对方的手腕,把碍事的胳膊拿了下来,“你是不是害羞了?”


“……没有。”陆光没反抗,他的声音闷闷的,留给程小时一个湿漉漉的后脑勺。


陆光的话一向很少,像这样说明亮的场面话更是难得,所以程小时觉得很新奇,突然就想逗逗对方。


“你心疼我吗?”


“……”


说不心疼是假的,可是他又无法做到像刚刚那样说一些令人起鸡皮疙瘩的话。


我到底在想什么啊。


陆光恨不得找个地方把自己埋了,也好过在这儿接受程小时目光的拷问。


“你不说,我就当你默认啦。”程小时蹭着陆光的肩膀拱了拱,“光光~你真好~”


“啧,你别烦我……”


“哎呀不嘛不嘛……”


陆光突然有些后悔跟程小时掏心窝子了。






***


程小时从没跟陆光说过,他很少去主动交朋友,性格家庭还有诸多因素影响,在遇到陆光之前只有乔苓一直陪着他。

现在多了一道光。

如果说乔苓照亮了程小时灰暗的过去,引领他走到现在,那么陆光就是能让他看见未来,让他期待以后的希望。

自相遇那天起,拨云见日,雨过天晴。





end.




后来当然是两个人都感冒了。



@九二 老师的哦,我很喜欢这个图~

双节快乐,么么哒

【龙龄】未公开的情书

*是师哥写给师弟的信

*第一人称,非常OOC

*BGM推荐钢琴版的《Love is gone》 





即使我今天死了,这份爱也不会消亡。

                              ——《紧急呼叫》




楠楠:


当你看见这封信的时候,说明是我先走了,是我先丢下你和小北的。

说起来其实挺搞笑的,活着的时候没想过书信往来,都快死了才想着搞点浪漫的事儿。我一直觉得咱俩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上班下班都搁一块儿,想说什么直接当面就说了,总比写信要来的简单方便。

可我们都没想过以后。

那天我在医院的病房里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是趴在床边的你,你睡着了,还紧紧地握着我的手,两只曾经修长的、骨节分明的,被粉丝无数次抓拍到的打快板的手,如今青筋暴凸,皮肤粗糙,无名指上的同款戒指却仍旧耀眼夺目,十指相扣的动作也是那么认真。

一定是戒指反射的阳光晃到了我的眼睛,否则它们不会这么酸涩。

你觉太浅,我只是轻轻喊了你一声,你就醒了过来,我看见你的眼睛越来越亮,半晌你才颤抖着嘴唇说道,师哥,欢迎回来。




我想我平时对你一定是太严厉了,你眼里那两汪泪转了好久也没有落下来,我用枯树枝般的手指在你的手背上轻轻划了两下,描绘出了一个心的形状。

楠楠,今天你可以脆弱一点,我还活着,我还可以安慰你。

我的怀抱永远为你敞开。




那天你在病房里抱着我一直哭,肩膀都抖成筛子了也没发出任何声音,哪怕现在这个房间里只有我们两个人。

我的肩膀都被你哭湿了,也不知道是眼泪还是鼻涕,要是鼻涕我一定揍你。

你用袖子胡乱蹭掉眼角的泪,说师哥,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吓死我,我还以为你醒不过来了,我也很难过,可我只能笑着骂道,见天儿就知道咒我,你师哥身体倍儿棒,一顿能吃三碗饭,你这样体格的我能一拳打十个,哪能这么快就扔了自个儿搭档去别的地儿快活。

可是楠楠,你要知道生老病死是每个人都逃不过的命运,我们都在变老,都会慢慢地离开人世。

我看着你笑弯了一双漂亮眼睛,心里第一次有了顾虑。

我当然不怕死,我只是放心不下你。

如果我再次在家里突然晕倒,并且再也没有醒来,你该怎么办?




我知道咱俩这些年来风风雨雨,同舟共济,你也成长了不少,性子也比原先要沉静许多,但你在我这里依旧是那个会跟我撒娇要抱抱,也会跟我哭鼻子的小孩儿。

我们曾经探讨过关于死亡的话题,你说那碗孟婆汤你是一定不会喝的,你要趁着孟婆不注意把它倒掉,再假装擦擦嘴表示自己已经喝完了,然后踏上那座桥。

你说你不想忘了这几十年来和我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每分每秒都弥足珍贵,我说你矫情,眼睛却有点热。

出院之后我开始着手准备这封信,我想把我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话都放在这里,以防万一。

这不是遗书,这是情书。

这是我写给你的情书。




其实两个大男人在一起哪有什么粘腻的情话,更多的是无声的陪伴,我知道你爱我,你也知道我爱你,这就够了。

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直至死亡将我们分开。




你说小北像我,小虎牙,笑起来没了眼睛的模样,都和我如出一辙,我却觉得他像你多一些,孩子气,坚韧,倔强,认定什么就是什么,叛逆期来得也更猛烈一些,一点就着。

那时候你们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搞得家里天翻地覆,连邻居都找上门,问咱家是不是买了蓝牙音箱。

我寻思到底是相声世家,嗓门一个比一个敞亮。

高二那年小北开始沉迷游戏,一放学就钻进房间开电脑,玩得昏天黑地,期末考试自然是惨不忍睹,你和他大吵了一架,他赌气出了门,快十二点了也没回来。

后来咱俩在网吧的角落里找到了小北,他叼着烟,手边放着一盒红塔山,是我平时爱抽的牌子,我当时就给气笑了,好的不学学坏的。

我看着你手背上凸起的青筋和垂在身侧颤抖的拳头,生怕你当众给小北一耳光,他也看见了你眼里的怒火,却仍旧装作不知道的样子继续打游戏。

尽管他的牙齿在死死咬着下唇。




从小到大他都特别怕你,因为你对他总是很严厉,我开玩笑说是不是因为我没给你生个小公主你不乐意了,你愣了一下,笑着摇摇头,却没解释什么。

我拉住你的手腕,你身子一颤,然后深吸了一口气,说师哥,你先回去。

你总是愿意喊我师哥,也叫过九龄,偶尔也叫老大和龄龄,温存的时候会喊元元,闷在喉咙里的声音黏黏糊糊的,像个讨糖吃的小孩子。

我怕你和小北打起来,没动地方,也没吱声。

你似乎看穿了我的想法,笑了起来,说没事的,相信我。

我是无条件相信你的,于是我回了家,大概两点多的时候你给我发了条信息,让我煮点儿馄饨,你俩马上就回去,还附上了你和小北的自拍,一大一小戴着耳机笑得开心,两个电脑屏幕上都是大大的胜利。

我这才想起来你也会玩LOL,也会看比赛,只是忙于工作没什么时间接触了。

我悬了半天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吃完夜宵小北主动去洗碗,我看着他的背影,这才意识到小时候那个白白软软的团子已经在漫长的岁月中长成了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而我们也早已不是年轻的模样。

你问我笑什么,我说王老师教子有方,我很欣慰,你得意洋洋,那必须的呀张老师,也不看看是谁的男人。

一天到晚没个正形,也不知道跟谁学的,满嘴骚话。




那之后你们的关系有所缓和,小北的成绩也慢慢好了起来,高考后被天津一所不错的大学录取,临上学之前他用暑期打工赚来的请咱俩吃了顿饭,那天你们喝了很多,也说了很多。

小北说爸,谢谢你,谢谢你愿意把我从堕落的深渊中拉回来,谢谢你没有放弃我,你擦了擦眼角,说臭小子,就知道煽情。

我知道你借口去上厕所的时候在卫生间里哭了,你回来的时候眼睛和鼻子都红红的,因为肤色原因也就更明显。小北笑你酒量不行,这才哪到哪就吐成这样,你撸起袖子,说要跟他再大战三百回合。

其实他什么都知道。

因为你出去之后他也偷偷掉了眼泪,还叫我不要跟你说。

小北工作之后忙了许多,但也总能抽出时间回来陪我们吃饭,带着他的妻子兼大学同学,还有他们可爱的女儿。

你喜欢的不得了,天天抱在怀里哄她逗她,小丫头也很依赖你,天气好的时候你就抱着她坐在院子里的葡萄藤下,看着她摆弄你的快板和纸扇,眼里满是浓到快要溢出来的爱意。




太师椅嘎吱嘎吱的摇晃,阳光把你们的影子投在地面上,小北和他妻子站在我身后,陪我一起看着这一幕,我当时就在想要是时间能静止就好了。

人生哪有这么多温润的时光给你享受。

于是我退而求其次,把房间里的相机拿了出来,偷偷拍下了你俩,小北还说让我多洗一份给他,他也想留住这段时光,还提议全家一起拍张照。

我那时候自觉身体还算硬朗,可谁知转眼就小病不断,今天咳嗽明天头痛,小北每天都要给我打电话确认我的身体状态,我觉得这是对我的质疑,接通电话的时候总是没好气,你劝我说孩子是为了我好,我又何尝不知道。

只是我不想面对总有一天我要离开你们的事实。




这次出院后,我想自己大概是要走了,可我还没爱够你,年轻时工作繁忙欠了对小北的关爱也还没有还清,我怎么能走呢?

哪怕他从来都没有怪过我们。




那时你见我天天戴着老花镜坐在书房里奋笔疾书,问我在写什么,我逗你说是遗书,你当时就慌了,还想把信纸抢过去撕了,眼泪汪汪地跟我说师哥你不要吓我,我叹气,都一大把年纪了还哭哭啼啼的,让小北看见不笑话你就怪了。

我总得安排些身后事。

楠楠,你是一个好父亲,也是一个好爷爷,更是一个好搭档,好爱人,我有时候真的很庆幸,我上辈子一定是做了什么天大的好事,这辈子老天爷才把你安排到我身边。

总有些惊奇的际遇,比方说当我遇见你。

我这辈子其实挺开心的,唯一的念想是没能给你过今年的生日,本想再陪你久一点的,可是我的身体已经不允许了,这场演出我先谢幕,很遗憾没能和你走到最后。

楠楠,我很抱歉。

我没有机会再陪你看看这烟火人间了。




我不孤独,所以你也不要太早来找我,你走慢一点,再多陪陪小北,多疼疼妍妍和囡囡,他们很好,你也很好。

我爱你,永远别怀疑这一点。

我真的很爱很爱你。




昨晚跟小北打电话的时候,我告诉他过两天我会给他一封信,让他在葬礼之后再给你,他当时就沉默了,嗫嚅了半天才说你吩咐我的事,我一定做到。

你看,他还是像你,有男子汉大丈夫的担当。

我说好,我相信你。

就像我相信他父亲一样。




信封里除了这封啰里吧嗦通篇不着边际的情书,还有我拍的那张照片,以及我们第一次登台时的合照。我还记得当时台下寂寥无人,台上的演员比观众还多,心里头比外面下着鹅毛大雪的冬月还冷。

谢谢你的坚持,让我有勇气熬过那些冰冷黑暗的岁月,以后花团锦簇,前程似锦,余生都有你。




我跟你说过不要畏惧死亡,也不要抗拒我的离去,无论发生什么,人总要向前看,生活也总要继续。

地球仍然旋转,太阳依旧东升西落,四季变换,冬去春来,花落花开,一成不变。

而我会在你看不到的地方继续爱你。

书上说,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可书上又说,人生何处不相逢。

我们终会相遇。




不知那边环境如何,让我这个做师哥的任性一次,先走一步去替你探探路。

山高水长,后会有期。




                       张仲元 留


Fin.




太久没写东西了,复健一下……


【龙龄/论坛体】现在sb怎么这么多?

“男人廿四一枝花”王九龙生日联文联画活动

19:00

下一棒:19:30 @江淮【8.10号预售】 





*来晚了来晚了,极限手速

*凑活看吧太忙了实在来不及细化了555555

*标题瞎起的,有借梗有暗喻,夹带私货注意⚠️





1.


我真是服了某些nt,能不能不要在直播间刷cp,圈地自萌这四个字哪个不认识,你过来我拿碎星锤砸死你

2.


咋了咋了


3.


前排吃瓜


4.


敢问楼主是哪个up的粉丝


5.


无论哪个up的粉丝肯定都讨厌舞到蒸煮脸上的


6.


这个时间点……我大概知道了


7.


阴间时间直播的恐怕全王者游戏区就那一个了


8.


wjl你没有心


9.


他已经连续三天从下午三点直播到凌晨三点了,不知道的还以为熬鹰呢


10.


朋友们,你们要知道,这个狗人以糊弄粉丝著称,平时上线都是播一两个小时就下了,有时候一整天都不上个线,后来半夜十二点发个动态:吃火锅,勿念

11.


请把596从正月咕到腊月的百里守约教程烧给我,谢谢


12.


所以这个人现在这个状态就很不对劲


13.


wjl你要是被绑架了就送个人头


14.


等等咱们是不是跑题了?这个楼原来是讲什么的来着?


15.


我刚去直播间瞄了一眼,好像是才下播,弹幕全是问号


16.


因为他“拜拜”说了一半屏幕就黑了


17.


你的不注重细节,毁了我好多温柔


18.


他哪回不这样,只不过最近越来越敷衍了

19.


习惯了习惯了


20.


粉丝都是捡来的,他哥才是真爱


21.


草别提了,他俩最近都不双排了,连动态都没有互动了,枯水期好难啊5555555


22.


是90先拒绝邀请的,96有心想跟他玩也玩不了了


23.


还不是那群撒比cp粉,天天在直播间刷龄龙,90要是被对面拿了人头他们就说“大楠你老婆没了”,老你妈个婆子,哪里来的煞笔玩意儿,你妈当初把脐带养大了吧


24.


圈地自萌就这么难吗?


25.


若非蒸煮太美丽,谁与傻/逼共粉籍


26.


楼主暴躁老姐i了i了


27.


我真是吐了,人家双不双排关你piss,弹幕上刷就算了,还花钱搞付费弹幕刷,刚刚还有个人花了五十块钱问“大楠你老婆呢”,真就人蠢钱多呗


28.


那人连wjl牌子都没有,后来好像被房管禁言了


29.


就是仗着楠朋友脾气好,他一般都当看不见,你去90那儿刷一个给我看看,前两天有个不知好歹的问“90你老公呢”,小黑总那天难得开了摄像头,他扫了一眼那个弹幕,冷笑一声:“皇上不急那什么急。”

然后亲自给那个nt来了个720小时豪华禁言套餐


30.


他应该感觉到荣幸!被90怼了还亲自禁言是无上的荣耀和恩宠!


31.


楼上是什么抖//////M体质发作了


32.


说起来90是96房管来着吧?


33.


96还是90总督呢


34.


弟弟我不想努力了,求包//////养


35.


我看你在想peach,他在我旁边躺着呢,连播了十几个小时都累坏了,嚷着要我亲亲抱抱


36.


我鲁智深倒拔桃树


37.


好家伙,刘关张直接在你嘴里结义


38.


陶渊明在你胃里写的桃花源记吧


39.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发现,其实90并没有反驳那个弹幕说的大楠是他老公……


40.


别磕了别磕了,下午那阵90直播,又有人问今天怎么单排了,为什么不跟96双排,90好像是真的生气了,说:“我不想跟他双排,可以了吗?”

搞得我现在觉得自己磕他俩cp是种罪过……


41.


我也……


42.


我喜欢看他俩一起玩,那个氛围和相处模式我真的很喜欢,就算不磕cp也是超级美好的兄弟情啊


43.


两个男孩子一边打游戏一边说相声多快乐啊,非得到处瞎j8舞,舞得他俩都开始避嫌了,我真,还有人在大楠那条读评论的征集动态下问他知不知道老福特

44.


90前些日子一直跟大楠双排上分,欠了粉丝一期孙美琪疑案和一期纸人2,后来房管带头在群里疯狂艾特群主,搞得90给八个粉丝群都禁言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45.


90后来发了个动态,三个死亡微笑,结果评论区也都是催更的,隔了两个小时他把那条删了,然后又发了一条:“晚上七点开搞,别骂了别骂了再骂人傻了。”


46.


热评第一:“哥哥搞我吗?”

你们猜这是谁发的


47.


用腿毛想都知道是596,全游戏区第一骚,输出全靠嘚吧嘚,双排的时候狙死了对面的半血小乔,追着问90“哥哥我厉不厉害哥哥我猛不猛哥哥我棒不棒”


48.


这破路???你开车???


49.


停一停停一停,我先系个安全带


50.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玩的是曜

51.


被对面搞死了就“嘤嘤嘤子龙哥哥要给人家报仇哦”


52.


我粉了个什么玩意儿


53.


反正不是人


54.


这也许就是90卸了YY的原因【确信】


55.


但你架不住他在队伍聊天里骚啊,这一口一个哥哥叫的,那把有个玄策以为他是小姑娘,在猛楠嘤嘤嘤要90给他报仇的时候说了句“妹妹别怕哥哥来了”,然后冲进了人堆里,然后就“You have been slayed”了


56.


那把90的五杀团灭是真帅啊


57.


被软妹小王气到了【


58.


玄策弟弟:终究是错付了


59.


后来90为了不让他出去丢人现眼又把YY下回来了hhhhhhhh


60.


呵这个臭弟弟,自己单排的时候猛的能一打五,一双排就开始装软妹,守约都不要了拿了个蔡文姬,射手不跟去跟打野,大小姐零杠五的时候都要气疯了


孙尚香:蔡文姬你是黏李白身上了吗?

蔡文姬:我倒是想啊,早知道我就玩瑶了

孙尚香:……

李白:……


61.


有时候90在播恐怖游戏,他跑去人家直播间发给力给气的付费弹幕还疯狂刷礼物,90是那种连粉丝送辣条都要念一遍id说声谢谢的人,看见96连刷了几十个暴击手套,特别敷衍的说:“感谢这位财大气粗的粉丝送的暴击手套。”


62.


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连个id都莫得

63.


要不是这个狗男人成天缠着他哥,我怎么会磕的这么上头


64.


都二十四的大小伙子了,女朋友没有一个,天天对着兄弟说情话,这操作我不懂我不懂


65.


这也许就是成年男人的简单快乐


66.


说起来这俩人的糖真的很多啊,有个叫Nian.99的up不知道你们知不知道,她整理了他俩双排的糖,已经出到四十多集了


67.


追剧一样的磕糖,爽的一批,只不过太太最近去集训了,忙不过来,都断更好久了


68.


还有万俟太太!三四天一个手书,没事就发几张摸鱼图,比我玩阴阳师还肝


69.


圈子里的神仙太太们真的很多啊5555555


70.


玲珑有你们了不起!


71.


营业期有多甜现在就有多苦,全靠各位文手画手剪刀手太太们续我狗命,没有新粮真的很难过呜呜呜呜呜呜呜


72.


以前我想着,Nine解散了就解散了吧,只要他们还会在一起玩,参不参加比赛都无所谓了,他们开心最重要


73.


90现在主要播恐怖游戏,自从退役之后他就很少玩王者了,要不是96拉着他他自己都不玩的


74.


说到这个,我记得和Seven打的那场老秦是解说,晚上一起聚餐,老秦拿手机直播,华哥说起拍vx,一百块一个人,大楠说那不得都来找我要啊,我这么帅,老秦说你都有90了就别跟着瞎掺和了


75.


好,LL女孩过年了

76.


后来老秦被90按着灌了半瓶子青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77.


老秦这舞cp都舞蒸煮脸上了,不挨打天理难容


78.


说起这个我就来气,人家是朋友开玩笑闹闹也就算了,你一粉丝到处舞啥啊,舞动乾坤吗


79.


行了行了朋友们,天快亮了,该睡睡吧


80.


准备通宵

81.


我去1v1锤人机了


82.


别锤人机啊,楼上姐妹留个id,咱俩一起好伐?


83.


加我加我,三排吧


84.


还有我,我五点的火车,不打算睡了


85.


我我我!拉我一个!


86.


?你们是要凑个排位人数吗?

87.


他俩今晚要是双排我当场就把这个电脑屏幕吃了


88.


ls的我记住你了


89.


撤了撤了


90.


晚安各位


————————————————


245.


???


246.


???????


247.


我是不是瞎了


248.


快快快,谁来扇我一巴掌


249.


我尿黄,要不要滋你一下?


250.


我没看错吧,9088和最甜的旺仔这俩id又并排了?

251.


爷青回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252.


而且还是90主动邀的96!


253.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


254.


飞天大草


255.


要吃电脑屏幕那个兄弟呢,快出来,我可记着呢

256.


我不是在做梦吧,啥情况啊这是


257.


有糖了有糖了


258.


等等90脖子上挂着的那个是戒指吗?


259.


?好像是,之前没注意,他没戴过吧


260.


小黑总一般不开摄像头,反正上次开的时候还没有


261.


桥豆麻袋,大楠手上那个……


262.



263.


????


264.


???????


265.


同款吗???


266.


感觉好像差不多……


267.


他俩这是偷摸定了个婚?【危险发言】


268.


大楠今天拿了猴子哎


269.


90拿的守约!


270.


卧槽这个准头,是我排位时碰到的敌方守约了

271.


这俩人好凶啊


272.


我仿佛看到了世冠赛的Zero和Dragon


273.


哭了,有生之年还能看到这俩人互换主玩角色


274.


90说今天少播一会儿,到十一点半他就下播了,有点事要去办


275.


可以了可以了,我知足了5555555


276.


大楠好明显的失落啊


277.


害,快一星期没双排了,好不容易一起玩一次还只能玩三个小时


278.


可以慢慢补嘛,只要他俩关系还跟以前一样就行了


————————————————


390.


90十分钟之前下播了

391.


大楠问我们还想看他玩什么,他先去倒杯水


392.


那必然守约啊!


393.


玩狙的男人最帅了


394.


大楠真的是很有安全感啊,只要他在就没人杀得掉残血队友


395.


我是不是听到了门锁的声音?


396.


?有吗


397.


我好像也听见了,96声音开的太大了,有点模糊,我不确定


398.


大楠后面是不是有个人影


399.


?????大半夜的别吓人啊


400.


不是,真的有个人影!


401.


大楠被拍了下肩膀,吓得跳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402.


等等,老大???


403.


摄像头都被撞翻了,我现在只能看到天花板

404.


草,是90的声音!90跟96说“生日快乐”!!!


405.


我想起来了,大楠在队里就一直叫90老大来着


406.


所以……这是……


407.


朋友们,咱们可能磕到真的cp了,今儿是大楠生日,同款戒指,时隔一星期的主动邀请双排,大半夜跑过来就为了说句生日快乐,我……


408.


注意了,在90说“生日快乐”的时候,刚好是北京时间零点整


409.


不是等等,他俩住的是有多近啊十分钟就到了


410.


该不会……楼上楼下?或者对门?


411.


这窸窸窣窣的是什么声音,他俩好像还在小声说话?


412.


我只听清了一句“老大我好想你啊”


413.


弹幕上全是“让我康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414.


天花板主播请调整一下摄像头


415.


96:“不好意思啊各位,今儿有事要办,先下播了,明儿补给你们。”


416.


你给我回来,要办的是事还是人,你说清楚


417.


这这这,游戏区知名up主兼前职业选手直播出柜???


418.


你俩住的都这么近了,还有对方家钥匙,为什么不干脆搬到一起住?

419.


别黑屏啊!!!!


420.


我要看现场直播啊啊啊啊啊啊啊







楠楠宝贝生日快乐🎂🎂🎂

玲珑有你们真的了不起5555555


有考虑过冲呀,但是一直没把文搬上去,等我把手头的事忙完了去那边做个备份,去那里找我也行

冲呀id同名:凶案現場

无债一身轻